「日本人好像都習慣看天氣預報啊……」
悶悶窩在町內圖書館的團體討論室裡,望著大雨滂沱,一片朦朧的街道。

這天是留學生語言班結訓報告討論的日子,昉早早就從家裡出發,沒想到剛進到圖書館,太陽一下就被雲雨給取代。

『餔好意死,雨太大了窩PASS~』
無力掛掉第五通電話,已經沒有任何感想的昉望向空蕩蕩的桌子發愣。

居然一個人都沒來,虧我還跟老闆請假……而且沒帶傘。
無奈地搖搖頭,昉將視線重新移回手機。

「哈哈,這張照片看了好餓。……嗯?」笑著將討論串往下拉,一篇關於圖書館的討論躍上眼前。

嗯--不曉得是哪裡的圖書館傳說?這倒是挺有趣的。
「我也來找找看有沒有有趣的書好了。」站起身「話說回來,隔壁間到底在吵什麼啊,一直撬牆壁……」
拉開討論室有些陳舊的喇叭鎖,昉偏頭想了想,不經意的碎念。
「奇怪,隔壁有房間嗎?」


>>>now loading...
 
「同學們--後天就是小詭町稻荷神社的盂蘭盆祭了!一起迎接來日本的第一個祭典吧!」


 
「您的外送確實送達了!謝謝光臨--」接過客人遞來的鈔票,仔細收進口袋中。跑完這趟外送後只要再將收來的錢交回M當勞,今天的工作就算結束了--昉伸展了一下手臂,看到手上的錶正指著晚間九點半。
「……對了,這時間是最近版上很有名的神祕廣播時段……」抬頭看了眼寫著XRadio的門牌,露出一抹惡作劇般的微笑。


--------


「好了,那麼播音室在哪裡呢~」巧妙的避開監視鏡頭,這對習於在夜晚搜查的昉而言並不算難事,轉過幾個彎後順利地看到空無一人的播音台。
「既然都剛好外送到這裡了,不看一眼怎麼可以……哼哼。」已經將M當勞制服換掉的昉確認了鏡頭正對著播音室的門口,選擇待在大玻璃窗外看向自動運轉的機器。

「唔,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天生的遠視讓昉毫不吃力的將屏幕上緩緩移動的音軌一覽無疑。「也是,這麼突然就跑來的確是看不到什……嗯?」


一瞬間而已,屏幕上的音軌不自然的跳動了一下。

「不會吧!真的被我遇到了?」被好奇心與興奮感驅策著往前靠得更近,整個人幾乎貼上玻璃窗前偷看。



…………是隻老鼠。


咬著電源線的老鼠被窗邊傳來的視線下了一大跳,匆忙鑽進櫃子縫隙中消失無蹤。

「什麼啊--」有些失望的昉嘆了口氣,對於眼前所見的真相似乎不是那麼滿意。

「那邊的!!在做什麼!!」帶著手電筒衝過來的警衛,毫無預警的朝著昉大吼。
「哇!」一個不注意原來自己已經進到監視器的拍攝範圍裡了
有些懊惱的整理了一下思緒,換上一副無辜臉,朝著警衛說明自己是外送完後尿急進來借廁所。(而實際上他也確實去了趟廁所換衣服)

「喔…的確今天是有人叫外送,那你怎麼跑到這裡?」
昉一臉惶恐的表示自己迷路,以及看到播音器材相當感動。
「算了,你快回去吧!最近事情很多這裡一沒人就會上鎖你也偷不了什麼啦。」
「好的!真的十分抱歉。」


…不管哪個地方,哀兵政策總是很有效啊♪
昉邊如此想著,邊跟在警衛身後離開,卻沒注意到播音室裡的音軌










正瘋狂跳動著非人類般的律動……





【無人電台事件.偵結…?】
 
才剛到日本就遇到奇妙的事件。
雖然感覺上跟那些東西關連不大,不過多蒐集些線索也好,總之先打個電話問一下工作人員好了

客服人員是工讀生!一問三不知,他們該檢討一下職前訓練了!
剛神到電台聯絡信箱,晚點寄信去問一下。日本人應該對客訴信比較重視吧。

等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