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理的日記

9/9/2013

 
今天和阿核去參加了祭典!!今天是阿核生日喔!!


生日快樂!!!!!笨蛋弟弟!!!!!!


¥^O^¥
 
連著好幾日的大雨讓光川瑛理只能趴在窗戶上乾瞪眼。
才想溜出門去圖書館找網路流言說的沾血怪書,天空就降下滂沱大雨,這是要她乖乖讀書的意思嗎?
還有稻荷神社的祭典......,啊啊,好想去啊。
炒麵章魚燒烤肉糖蘋果剉冰巧克力香蕉......,瑛理將臉貼在窗玻璃上無比哀傷。

「該死的雨,快給我停止!」瑛理握拳敲著玻璃。
「撐傘不就好了嗎?」光川核不懂自家老姊在堅持什麼,雨天還是可以出門啊。
「這種大雨穿高跟鞋不好走啊!」
「那就不要穿高跟鞋啊。」核有點無言。
姊弟倆乾瞪眼了會,又打了小小一架(?)後,瑛理拖著核準備出門。
「嗚嗚嗚皮製的泡到這種生化雨水會壞掉啦......」瑛理穿上寶貝的長筒靴(當然也是高跟),在門口啪地打開超大黑傘,兩人慢吞吞地前往圖書館。

進了圖書館,兩個人在二樓晃著找書,瑛理認真地搜尋有沒有考試時可參考用的相關書籍。
好不容易挑了幾本書,一回頭卻發現核不知道溜去哪了。瑛理抱著厚重的書在二樓一樓各繞了一圈都沒看到人,有些不滿。

「光——川——核——額~~」
「我在這裡!」核尷尬地衝下三樓樓梯制止她丟人的舉動。
「你跑去哪啊......厚,在找那本書哦?找到沒?」
「目前沒有。」
之後瑛理也自己翻了整棟圖書館一遍,但沒看到什麼異常的書籍。
「騙人的嗎?嘖。」
雖然覺得自己可能看漏了,但上下翻找數遍後兩人也累了,借了考試用書後便打道回府。


第一次探訪圖書館,得到的線索為零。

 
在搜尋町圖書館的相關資訊時,光川瑛理看見了這麼一則軼聞:

聽說圖書館收過一堆奇奇怪怪的邪門書
有的還是那種人被殺了後還緊抓在手裡的
事後家人也不敢收,就捐來圖書館


(有這回事?)她將畫面向下拉,看見有人推測沒被丟掉的原因可能是稀有精裝書。
(太酷啦——區區一個町圖書館會收這種書?)瑛理認為自家弟弟一定也會感興趣的,可以拖他一起去瞧瞧吧?
打定主意後,瑛理興沖沖地闖入核的房間去了。

捌月叁拾壹

8/31/2013

 
此刻瑛理正和友人蝶子兩人坐在咖啡店的露天座位抽著菸聊天。
很少見地,蝶子露出明顯的沮喪表情,原因正是瑛理打算放棄數學系改念警察大學。

「就是這樣啦,抱歉!蝶子,之後我大概很久才會出現一次了。」瑛理寥以安慰地拍拍友人的肩。
「妳就專心唸書準備考警部吧,記得以後要多罩我啊。」蝶子露出有些落寞的微笑。
「沒問題!」瑛理嘻嘻笑著豎起大拇指。

聊了一陣子當上警察要做什麼後,蝶子問道
「アッキー*不是考巡查而是警部?為什麼?」
「警部雖然難考了點,但是官階比較大啊,而且......」
「嗯?」
「警部以上才有逮捕狀申請權啊!哈哈哈哈!」
......這還真是個莫名其妙的理由啊。
蝶子看著瑛理豪邁地仰天大笑,覺得她這個傻朋友實在太可愛了。

雖然會有好一陣子看不見好友的身影,但蝶子決定為了能在日後看見友人活躍於各地的英姿而等待。

「アッキー,可別攘我失望喔。」
「放一百個心等著看吧!」
映入兩人眼中的,是彼此燦爛的笑容。



*アッキー是蝶子對瑛理的暱稱。

捌月貳拾玖

8/28/2013

 
若問光川瑛理她想從事什麼職業、有什麼目標?她會回答你『不知道』。

她或許會成為公務員,抱持著對死去父母的敬佩,但如果父母仍在,她會選擇美術專科靠畫圖過日子。
她有原則,但不特別堅持什麼;她看得懂風向,但不照著風向走。
她喜歡突破困境,越不被看好她越是努力去做,當看到那些腦袋已僵化的人吃癟的表情,她哈哈大笑。

翻著教授發下的論文,光川瑛理沉思起自己的未來。
究竟......還可以再玩樂多久呢?
當初為省去親戚的囉嗦說教直升了研究所,但現在她覺得有些膩了。

膩了,倒是一個很好的藉口。光川瑛理微笑。
平息了這麼久,她想再次颳起一陣狂風。
她決定考警部。

核的後續

無人電台II

8/26/2013

 
「原來妳也聽過那個怪聲嗎?」瑛理詫異地問身旁的服飾店店員兼友人蝶子。
蝶子是流行服飾店Chocolate 66 的店員,一頭黑長直髮挑染了兩道白色,儘管打扮化妝營造出可愛的感覺,還是無法掩飾有點年紀的事實 (這話可不能當著本人的面說),由於瑛理常來這邊買衣服,兩人久而久之成了朋友。

「現在聽的就是那個電台的節目呀。」蝶子說的沒錯,店內廣播的正是XRadio專有節目《小詭町晚餐》。
「妳不覺得那個聲音有點毛嗎?」瑛理搓了搓手臂。
「一開始嚇了一跳,不過也聽不出什麼倒是還好,之後電台也做了維修,大概沒問題啦。」
「是嗎......。」瑛理不禁有些佩服眼前的友人,雖然自己看似強悍,但對於看不見、摸不透的東西她還是不太擅長應付。

「對了,妳都這麼晚回家可要小心點,我聽今天的町新聞說公園那一帶有好幾個年輕女孩子被平頭大叔襲擊,妳穿得這麼招搖,當心被當作獵物。」蝶子擔心地囑咐。
「蝶子也一樣吧,等關店都什麼時候了,一樣危險啊。」瑛理想了想又說「而且如果對方是喜歡年輕美眉的變態大叔我反而不用擔心,因為我看起來就是個阿婆啊!哈哈哈!」說完還插腰大笑。
「白痴呢!少女說什麼自己是阿婆的話,想要笑死誰?」蝶子看著這樣的友人開心笑出聲。

等蝶子收拾好店面,兩人一同離開,途中經過了聽說有怪人的公園,雖然瑛理繃緊了神經張望,不過沒有看到任何可疑人物,
於是兩人分頭,瑛理一人大步走回住處。

「我回來了--臭小子你有沒有吃飯啊?」瑛理踏進核的房間,將包包隨手一甩,打倒一排書籍。
「我的書啊!」核頭痛地大喊。
「哎唷......沒關係啦你再排一下就好了,我好餓喔,泡麵、泡麵~」瑛理拿出日清杯麵準備吃宵夜。
「瑛姊,聽一下好聽的音樂再走。」見她要走,核連忙伸手拖住瑛理「最新的音頻喔!」
「我靠,你不要又播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當心我揍你哦。」瑛理率先出言恐嚇。
「欸?妳不想聽嗎?這是網友錄下的電台最新音頻耶。」
「哪可能,電台已經維修過了啦,你很傻耶還被這種作假的東西騙。」瑛理鬆口氣好笑地敲了敲弟弟的頭,聽過蝶子說的話後上次那個音頻似乎也沒那麼恐怖了,說不定全都是偽造的。
「才不是作假,妳聽聽看就知道啦。」核不服氣地按下播放鍵,在瑛理來不及阻止前,cossami的歌曲輕柔響起。

短暫的歌曲後插入沙沙地噪音。
仔細聽似乎還帶有模糊的說話聲。

光!川!核!
「啊啊啊啊啊啊!反對暴力!」

於是在核被單方面痛毆的時候光川家又度過了愉快的一天,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核的後續

無人電台I

8/24/2013

 
過了晚餐時間才回到住處的光川瑛理一進門便將身上的飾物衣服卸下,扔得到處都是。

「核你吃飯了沒?我和蝶子去了家新開的串烤店好好吃喔!我怕你整天蹲在電腦前會餓死帶了一盒回來!」瑛理大聲嚷嚷著走進核的房間,在他面前放了巨大的外帶盒。
「瑛姊,你手鍊珠子什麼的別亂丟,上次我不小心踩到痛得要死。」核打開盒蓋看見裡頭擺了幾十串的串燒很是傻眼
「靠,這也太多!」他姊總是說他在家只會玩電腦,可以窩在電腦前24小時不動,簡直拿他當妖怪,孰不知他也會自個開伙 (像是微波食品、蒸白飯之類的)。

默默將串燒推到一旁,核神祕兮兮地對瑛理說「對了瑛姊,我今天上網的時候聽到了一個神祕的音頻,妳要不要聽?」
瑛理不疑有他,自是應好。於是在核點下播放鍵後,一段詭異的聲音流瀉而出。

「聽說是XRadio非節目時段出現的怪聲......」話還沒講完,核就被瑛理掐住了脖子
「靠腰啊臭小子你讓我聽這什麼鬼!!」
「哎這是」「這麼晚了讓我聽這個你是要我做惡夢啊!!」

於是光川姊弟又歡樂地度過一天,可喜可賀、可喜可賀。